凌虚子

嘟!

跳槽提示

我还是跳槽当画手吧。。。随时跳槽警告( ͡° ͜ʖ ͡°)✧。
毕竟我啥都只会一丁点,不转行不容易啊。。。
容易忘梗如凌虚。。。
进入高三无时间。。。
原谅!

迎战中考

距离中考只有一个月,近日不更新了。体谅,谢谢!

还不知道叫什么学校(几来着。。。忘记了)

        某体育课--------------------
        “蓝湛!”
       “何事?”
       “之前不是说你力气大吗?我要和你掰手腕!!!”
       “......幼稚”
       “来嘛来嘛,你不和我掰就是看不起我。你不和我掰?真的不掰?”
       “.......把手拿开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不!!!”
        魏前辈的手就扒在了蓝学长的书上,不偏不倚,刚刚好挡到蓝学长要看的一段。魏前辈的手很好看,指节分明,手指纤长。
        我坐在旁边明显感觉到蓝学长看见那双手的时候身型一顿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挡到我看书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这是体育课。你想看书就和我掰嘛,不然我就不走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......不要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别这样嘛,来!想看书就来秒掉我!来啊!来秒我!”
       我眼睁睁地看着蓝学长被魏前辈拉到了台阶旁。
       二人刚刚坐好,两秒后
       “我不服!”
      蓝学长拾起书,走了。

革新

我的小短文要换名字了,人设和竹梨不一样,我要改成什么呢?求帮(起名字真的是头大)

墨香学院(二)

嗯!没错又是我
在去学校前赶出来的,可能有点惨不忍睹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      话说记上次魏前辈和蓝学长吃过一次早饭后,魏前辈就死皮赖脸地一天到晚缠着蓝学长,而且信誓旦旦,胸有成竹:“他都不介意我和他吃饭,就证明他一定不讨厌我,没准还喜欢我呢!”
       于是,魏前辈在这份“自信”的带领下,雄赳赳气昂昂,啊呸,对蓝学长发出了猛烈的进攻
    (默哀,还是默哀)
     “二哥哥!”
     “......”
     “你怎么总是不说话?下次我叫你,你能不能应一下。”
     “为何?”
     “就当赏我个脸呗!”
     “......好。”
     魏前辈欢天喜地的趴到座位上睡觉了。
     此后每次魏前辈叫蓝学长,他还真的应了,但是。。。。
     魏·不要脸·得寸进尺·恃宠而骄·无羡,时常会这样:
     “蓝湛!”
     “嗯”
     “蓝湛!”
     “......嗯”
     “蓝湛!”
     “......”
      “你怎么不应我?你不是答应过我吗?你怎么可以反悔!”
     “...你想干嘛?”
     “没什么,就是想叫你。”魏前辈笑嘻嘻的回答
     “为何?”
     “你声音好听”
     “......”
     次数多了,蓝前辈也就习惯了
     某天,在上述对话重复了接近百遍后,蓝学长说出了这样一句话:
    “你喜欢就好。”
!!!!(我的妈,我没听错?)
    我真的没有听错
    后来,我听魏前辈说,蓝学长唱歌给他听。把魏前辈足足嘚瑟了一个月,但是没人知道是不是他吹牛。现在想想,应该是真的了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叭叭容(第一次做真是丑爆了)

墨香学院(一)

大家好!我是凌虚
今天来谈谈我们高二的传奇------
在一年前公开出.柜的蓝学长和魏学长
        不过我要说的只是他们在一起之前的小故事
       当初,我们的蓝学长是云深班的精英(现在也是),也是出了名的“披麻戴孝”,其实,这些话都是魏前辈告诉我的,但他也没见过蓝学长到底什么样。
       偶然的一次机会,年段安排了一次调生,魏前辈就是被选中的在云深班交流两个月的学生
       终于可以看见这个蓝忘机的庐山真面目了!
   第二天----------------
      据知情人士透露,魏前辈早上走路都是垂背的。看来蓝学长不是那么好对付的。。。
      据魏前辈口述:“从来没有见过有人可以这么高冷,一副死了媳妇的样子!”
       然而,下一秒,,,,,,,
      “蓝湛!”魏前辈腰板瞬间笔直。
      蓝学长的目光往这里瞟了一眼。我鞠躬,他点点头(艾玛呀!遇到学长了,好帅!但是好怕怕啊)刚想继续往前走,就被魏前辈拦住了。
      “好巧!你也在这里,你手里拿着什么?书?借我看看?”
      “......”
     蓝学长没有动
      “哎呀不要这么小气,借我看看嘛,难不成你在看什么不得了的东西?”
     “......”
     蓝学长还是没有动
    “啧啧,想不到啊,原来你也这个,。不过没关系,我懂,男人嘛~”
    “...没有”
    “什么?”
    “我没有看那种东西”
    魏前辈楞了一下,突然“噗”地一声笑出来
    “你当然没有看,不过,你怎么知道我说的“那种东西”是什么啊?”
     “......”
啧!我在一旁为蓝学长默哀三秒(当然是蓝学长知识渊博咯!)
十分钟后----------学校食堂:
    “说起来,蓝湛,听说你力气可大了,下次咱掰掰手腕?”
    不要问我为什么最后蓝学长还是同意和魏前辈一起吃早餐。我不知道,我不知道啊,我真的不知道哇!(我也想知道啊,这就是冥冥之中注定的“爱的味道”吧!)

第一次发文,有点紧张哈
哎呀,紧张到标题都忘了
咳咳,进入正题
墨香铜臭学院(一)
       大家好!我是凌虚,是那个西游记里的妖怪,啊呸!
       只有名字一样
       我是一个苦逼的初三党,马上就要中考了,按理说学习应该很紧张,但但但但是----
       我们班级有一个帅气的班长,又温柔又聪明,叫谢怜。
       我们班还来了个更帅的转班生,说是转班,也可以说是跳级,他原本是初一的,因为实力调到了初三,名字叫花城。
      听说还是为了我们班长跳的级,白校长本来要把他调到仙京班,他偏不要,执意来这个班。啧啧,多么痴情的小伙子啊!
       听起来是不是让人想入非非?
       我就是来满足你们的欲望的!
       不定期更新二人动态,偶尔还有跨年级的
       高二年蓝学长和魏学长也是很有料的!
       当然,不止我一个人报道
@竹梨 这个也是
     嗯。。。这就是我的自我介绍(好想没怎么介绍我啊),有点长,文笔很渣,不过我也只能这样了(60分作文都不带上55的,凑合着看吧)
     
     

准啊

宴安鸩毒:

怀疑秀秀在写之前是算过的了。
黑水大佬这个可以说是非常好笑了

【灵异】布娃娃

竹梨:



边听《童灵谣》边码字还是挺有感觉的。


*自行想象,配合童灵谣使用更佳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
某个冬日夜晚,寒风呼啸。


风透过窗缝一丝丝侵袭着这间屋子。


你冷得直抖,往被窝里钻。


被窝渐渐被捂暖,你睡着了。


迷迷糊糊间,好像有什么声音从房间角落里传出。


睡眠一向较浅的你一下子醒来,发现灯不知道什么时候关上了。


手机,也不知道被扔到哪里去。


你心里发颤,安慰自己只是幻觉。


想着快快入睡。


可那个声音一直扰得你无法入眠。


不行,我得起身去看看。


你这样想着。


裹上一条被子,你便赤脚下床。


发现那个声音是从衣柜里传出的。


你悄悄走近,透过柜子间缝,发现里面有微微亮光。


缓缓拉开衣柜。


一堆衣服上歪坐着一个颇为可爱的小布娃娃。


你悬着的心慢慢落下,捡起布娃娃。


把它身上的开关关掉。


亮光和声音一下子消失了。


你转身。


下一刻心却猛然提起。


不对,我一向不喜欢玩布娃娃,这里怎么会――


今日新闻:某女/男子在家中消失,房间一切事物


皆无被洗劫的迹象。警察只在衣柜前发现了一摊


血迹。相关消息仍在进一步调查中――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真相――


你一下子僵住了,这时灯忽然亮了。


身后传出一个温和的声音:不好意思那个布娃娃是我的,请还给我。


你回头,看见一个身穿道袍的长发男子,身后戴着一只斗笠,清俊温润。


只是身上却披着一件你的衣服颇为滑稽。


他身后又传出一个声音:哎呀,这里怎么有一堆


衣服啊?师兄我们为什么来这里呀?


你好奇地歪头,看到一个满头卷毛的家伙和一个略微清瘦的身影。


他们身后又传出一个欢快的声音:明兄!快来!


我们传到21世纪啦!


那个被叫做明兄的家伙低头吭哧吭哧啃着鸡腿,


番茄汁撒了一地。


就这样,陆陆续续的,本来就小的房间里一下子堆满了一群奇奇怪怪的人。


他们七嘴八舌吵吵嚷嚷,发现缩地千里传错地方了就又吵吵嚷嚷地回去了。


你颇为新奇,高兴地跟在他们后面去到了另外一个,新的世界。


(完)